<ins id='wz3k4'></ins>
  • <tr id='wz3k4'><strong id='wz3k4'></strong><small id='wz3k4'></small><button id='wz3k4'></button><li id='wz3k4'><noscript id='wz3k4'><big id='wz3k4'></big><dt id='wz3k4'></dt></noscript></li></tr><ol id='wz3k4'><table id='wz3k4'><blockquote id='wz3k4'><tbody id='wz3k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z3k4'></u><kbd id='wz3k4'><kbd id='wz3k4'></kbd></kbd>
    <i id='wz3k4'><div id='wz3k4'><ins id='wz3k4'></ins></div></i>
  • <fieldset id='wz3k4'></fieldset>

        <dl id='wz3k4'></dl>
      1. <acronym id='wz3k4'><em id='wz3k4'></em><td id='wz3k4'><div id='wz3k4'></div></td></acronym><address id='wz3k4'><big id='wz3k4'><big id='wz3k4'></big><legend id='wz3k4'></legend></big></address>

        <i id='wz3k4'></i>

        <code id='wz3k4'><strong id='wz3k4'></strong></code>
          1. <span id='wz3k4'></span>

            民間傳說:靈蛇洞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32

                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從南方來的奇人(人稱南蠻子)預言:將有一對小龍從燕山南下,到渤海去度新婚蜜月。

                我的祖先聯合瞭十三個村子,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在村東蓋起瞭一座雙龍廟。虔誠期盼小龍留住下來。

                傳說小龍夫婦順著小河子南下瞭。

                小河子是一條溪水。最窄的地方,才一尺寬。在風沙中蜿蜒曲折流淌瞭幾十裡,註入瞭村東北的一片低窪濕地。年深日久,慢慢形成瞭一個大約30畝地的小湖泊。大傢叫它北洞子。

                小龍遊到這裡,發現水清得出奇,草綠得嬌翠,花開得醉人,四周長滿瞭蘆葦和水柳。偶爾傳來清脆悅耳的水鳥的鳴叫更增加瞭這裡的幽深寧靜。

                小龍在洞水中,有時你追我趕,擁抱親吻,有時並頭齊尾,低聲細語,足足暢遊瞭九九八十一圈。

                爾後小龍夫婦欣然住下。

                一個悶熱的中午,三個下地幹活的農民結伴到北洞子那棵歪脖柳樹下喝水乘涼。

                喝足瞭溪水,三個人靠著柳樹困著瞭。

                醒瞭,感到涼爽沁入臟腑,心曠神怡,倦累盡失。

                不情願地睜開眼睛,伸長瞭腰。啊!啊!什麼神奇的東西把三人圍在中間!小碗口那麼粗,背上是赤橙黃綠青藍紫相間的螺旋花紋,長長的身軀在樹蔭下蜷曲成一個大桃子。

                三人站起來,默默註視良久。

                沒有龍的頭,沒有龍的腳,沒有龍的尾。靜靜地臥在那裡,偶爾稍微動一下。

                一個人輕輕地咳嗽瞭一聲。

                桃尖處抬起兩個頭,扁圓的,一個淡黒,一個淺白,欱下兩條3寸多長的紅色肉須,嘴中伸出細長的蛇信,眼睛閃動著奇異柔和的綠光。頭部離地二尺高,微微向三人擺動。

                三人三鞠躬,跨出桃形,慢慢揮動著手倒退著悄悄離去。

                “靈蛇午臥柳蔭”傳遍瞭四鄉十八村。

                於是人們便把北洞子改叫“靈蛇洞”。

                二

                爺爺的爺爺——我的祖爺爺年輕時,膽子大,喜歡與人打賭,從末輸過。

                一個早夏的凌晨,同行找祖爺爺一起去20裡外的一個小鎮幹木工活。

                祖爺爺笑著說:“你先走,我後走。我比你早半個時辰到。敢賭不?”

                同行伸出手,與祖爺爺三擊掌。

                望著同行快步離去的身影,祖爺爺得意地一笑:“你走弓背,我走弓弦。走險路,直穿靈蛇洞!”

                祖爺爺握著肩上的錛子,哼著小曲,迎著東方的晨曦,健步如飛。

                祖爺爺在齊腰高的蘆葦中穿行,露水打濕瞭衣服。一種叫“喳喳嘰”的水鳥叫聲不絕於耳。

                靈蛇洞小溪的入口處,水中有兩塊青石板。

                剛要跨上青石,腳前傳來嘩啦啦的水響,祖爺爺剎住腳步。依稀可見兩條帶子纏繞在一起,在水中晃動。兩個像飯碗大的腦袋並列兩塊青石之間,張著嘴,緩緩地吸飲著溪水,一會又慢慢吐出後,吹成一個一個的大水泡。

                靈蛇再現!

                祖爺爺愣在那裡。

                壯瞭壯膽,提瞭口氣,祖爺爺要踏上青石。

                這時靈蛇翻動瞭一下身子,兩個頭爬上兩塊青石,卷在一起的腰尾分開,像兩條七彩緞帶悠悠然任溪水沖洗。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

                打賭要輸。“讓開!”祖爺爺大吼一聲。

                靈蛇快速翻動身形,仰面枕在青石上,白色的腹部露出水面。尾部卷起放下,一下一下拍打溪水。後來,竟用尾巴向祖爺爺潑來水點,還不時發出吟鳴。

                祖爺爺用錛子撥撥蛇頭。它們不理睬,嬉戲更歡。

                敲山震虎,祖爺爺心一橫,提起錛子,向青石猛礅下去。

                青石上迸發出幾點火星。

                剎那間,黑頭靈蛇立起前身,撲上來。

                祖爺爺大喝一聲:“著我馬木匠的錛子!”

                蛇尾襲來,把祖爺爺擊瞭一個嘴啃地。祖爺爺奮力爬起,又被蛇尾纏住腰,扔出一丈遠,摔瞭個仰面朝天。

                祖爺爺翻身再起。

                兩條蛇同時攻來。

                祖爺爺向靈蛇扔出從未離手的錛子。剛一出手,被黑頭靈蛇撲落。錛子落在腳背上,祖爺爺眼前一黒,痛昏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