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b6268'><strong id='b6268'></strong></code>

  • <dl id='b6268'></dl>

    <span id='b6268'></span>
    <i id='b6268'></i>
        <acronym id='b6268'><em id='b6268'></em><td id='b6268'><div id='b6268'></div></td></acronym><address id='b6268'><big id='b6268'><big id='b6268'></big><legend id='b6268'></legend></big></address>

        1. <tr id='b6268'><strong id='b6268'></strong><small id='b6268'></small><button id='b6268'></button><li id='b6268'><noscript id='b6268'><big id='b6268'></big><dt id='b6268'></dt></noscript></li></tr><ol id='b6268'><table id='b6268'><blockquote id='b6268'><tbody id='b626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6268'></u><kbd id='b6268'><kbd id='b6268'></kbd></kbd>
          1. <ins id='b6268'></ins>

            <fieldset id='b6268'></fieldset>

          2. <i id='b6268'><div id='b6268'><ins id='b6268'></ins></div></i>

            難忘之旅

            • 时间:
            • 浏览:26

              有錢旅遊想玩好,坐車就往雲南跑。一向窮困潦倒,對出門遊山玩水從不敢抱任何奢望的趙小光,竟也異想天開,掂隻大紙箱就登上瞭開往昆明的火車。

              其實,這趟雲南之旅也是小光的一個無奈之舉,他這紙箱裡裝的全是自己廠的滯銷產品。這也難怪,如今的鞋廠多如牛毛,年輕人青睞的還全是些外國名牌,像趙小光這種一無資金擴大規模,二沒金錢做廣告宣傳的幾十人小廠,想在市場立足的確不容易。那天,老廠長找到瞭正在籌備開小吃店的小光,非逼著他回廠銷售部上班不可,還命令他立即出趟差,地點自選,目的是在外地打開一條銷售渠道,擺脫廠子目前的窘迫局面。給小光開出的條件就是這箱旅遊鞋,成功瞭,小光就是廠傢駐外地銷售點的負責人,從中利潤提成;失敗瞭,這箱鞋就是這一趟出差的全部開銷,多不退少不補。按說,這樣苛刻的條件是不能接受的,可面對雙鬢如霜憂心忡忡的老領導,小光無法拒絕,因為老廠長還曾是手把手教大自己的師傅。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如今老子有難處瞭,做晚輩的不上誰上呀!小光思忖許久,把這次出差地點選在瞭雲南,他這樣做不僅僅是因為雲南風景好,而是由於那裡的旅遊事業比較發達。既然是旅遊就得費鞋,旅遊鞋就有銷路,他準備在途中就開始推銷這箱產品,賣出一雙是一雙。退一萬步講,就算沒有打開銷路,也權當是一419電影網次半免費旅遊吧!

              趙小光乘坐的是一趟長途慢車,經跨河南湖北湖南廣西貴州五省,全程需要幾十個小時,而且經常晚點,但車票價格極其便宜。他之所以選擇這趟列車,除囊中羞澀省一個是一個的原因外,還因為這車臨客多,乘車者更換頻繁,還大都是些低收入的窮旅客。窮人往往隻關心價格而忽視其他的,正是他推銷的對象。

              果不其然,火車剛出鄭州站,沿途上車的旅客就像走馬燈似的,一個接著一個地朝車廂擠,於是小光也就開始瞭推銷活動。然而,盡管他把自己的鞋吹得天花亂墜,四周的乘客換瞭一茬又一茬,可這箱裡的鞋仍沒賣出一雙。

              經過近二十多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列車駛出瞭湖南境地,掉頭朝廣西方向開去。此時已是陽歷九月,可這裡的氣溫卻高得要死,車上人多沒有空調,雖說整個車廂的窗戶大開,天也陰沉沉的,可還是讓人感到透不過氣來。到瞭柳州站,車廂裡又新換瞭一撥乘客,小光強打精神,不失時機地掂著鞋向他們推銷起來:“牛皮鞋,牛皮鞋,正宗的男士牛皮旅遊鞋,廠傢直銷,輕便時尚,經久耐用,價格便宜,號碼齊全呀……”

              “喂,有41號的嗎?”答話的是位剛上車的老者,他問清價格後,又朝身旁一個神色凝重的年輕女子輕聲商量道:“給建國買雙鞋吧?他一直想穿雙這樣的牛皮鞋哩。”

              “爹,不,不必瞭吧,一雙鞋要好幾十塊呢。”年輕女子輕輕地搖瞭搖頭,又勸阻說,“再說,還不知道這鞋是不是真牛皮的呢,聽建國說,外面的騙子可多瞭……”

              小光不樂意瞭,他掏出工作證晃瞭晃:“大妹子,你可不要瞎猜疑呀,喏,我就是這個鞋廠的,我用良心擔保,別看俺的鞋沒什麼名氣,樣式也不算新潮,但敢絕對保證質量!這價格,要是到瞭大商場,哼哼……”

              “大兄弟,鄉下女子不會說話,你別見怪。”老者用責備的目光瞅瞭一眼女子,又賠著笑臉說,“那就拿雙41碼的讓我看看吧。”

              “好嘞!”小光彎腰打開腳下的紙箱,取出一雙41碼鞋放在桌上,然後又爽快地從靠近車窗口的座位上站起來,殷勤地說,“大伯,您眼神不好,就坐我這兒慢慢看吧,我去方便方便,正好也活動下筋骨。”

              當趙小光從廁所出來時,列車經過一段爬坡之後,又像一頭喘著粗氣的老牛,慢慢騰騰地停瞭下來,喇叭裡又傳出播音員“臨時停車”的通知。小光放眼朝窗外望去,隻見四周群山重巒疊峰,綿延縱橫,近處怪石交錯,溪水橫流;將坡下的甘蔗水稻玉米地割成瞭一個一個的小“盆田”,山腳下一座座農傢茅舍炊煙縷縷……與山、水、木,石交相輝映,渾然一 體,形成瞭一種獨特的田園景象,小光被這美麗的景色深深地吸引瞭,不禁脫口而出:“真美呀!”

              “美?還有不美的時候呢!”一男朋友說要給我做到哭位才上車不久的中年男子接上瞭話,“你老弟是頭次來吧?這裡可是個窮地方呀……”

              那中年男子看來對這一帶十分熟悉,他介紹說,此處與貴州接壤,同屬中國西部高原山地。這裡“一山分四季,十裡不同天”。 雖說景色宜人,但氣候極端不穩定,幹旱、秋風、凌凍、冰雹等災害頻發,對農作物生長十分不利。因為這一帶礦產資源十分豐富,所以這裡的男勞力大多都下過礦井。井下作業不僅危險而且收入又很低,生活相當的貧困……

              “噢,原來到哪兒都有窮人呀。”小光感嘆地說。他把自己廠目前的窘境也隨口談瞭一下。正聊著,隻見遠處突然跑來一群光腳的孩子,他們來到列車路基下方,整整齊齊地站成一排,一位胳膊紮著黑紗的小姑娘朝前跨瞭一步,一仰脖子唱起瞭山歌:“哎——東山下雨西山晴喲……”這群孩子便稚聲稚氣地齊聲應道:“西山落日東山紅嗨嗨喲……”

              一曲唱罷,正寂寞難挨的乘客們便紛紛鼓起掌來,高聲贊道:“好啊,好啊,再來一個……” 可孩子們卻沒再吭聲,隻是用一雙雙小眼睛瞅著那紮黑紗的小姑娘。小姑娘抿瞭抿嘴唇,正要開口講話,就見那位中年男子從挎包內取出一塑料袋面包,用力朝窗外拋瞭出去。小女孩拾起塑料袋,將面包掰開分給瞭唱歌的孩子們,又朝車上深深地鞠瞭一躬,清脆地說瞭聲:“謝謝!”,然後又領頭唱瞭起來。

              那中年男子感慨地告訴大傢,這些孩子估計都是礦工的子女,那個紮黑紗的小女孩,說不定就是最近發生的“7。17南丹礦難”中的傢屬……

              經中年男子這麼一說,乘客們都不禁感到鼻子酸酸的,於是便紛紛將隨身攜帶的食品水果朝車下扔去。小光身旁那位年輕女子竟然哭出聲來,她打開包裹,把一個盛有燒餅饅頭的包包遞給瞭老者,老者贊許地朝那女子點點頭,又從衣袋裡搜出一把零錢鋼鏰塞進包包裡,一起拋出瞭窗外,隨後又掂起那雙鞋,湊在窗口深情地瞅著,眼內閃出瞭淚光……就在這時,列車突然啟動瞭,隨著“咣當”一聲震動,老者手裡的一隻鞋被甩出瞭車窗外。老者焦急地探頭看瞭一眼,失聲叫瞭一句:“哎呀,我的鞋!”

              也許是喊聲驚動瞭正在揀食物的小姑娘,她急忙拾起那隻鞋,沿著火車路基下面的小路,飛快地朝緩緩啟動的火車追去,一邊磕磕絆絆跑,還一邊舉鞋大聲喊道:“老爺爺,您的鞋……”

              火車越開越快,可那小姑娘仍不死心地追著。乘客被眼前發生的一幕驚住瞭,紛紛朝窗外喊瞭起來:“小朋友,別跑瞭,危險……”

              小姑娘仿佛沒有聽見,仍舊光著腳追著,隻是身影越來越小。此時,老者突然想起瞭什麼,他拿起剩下的一隻鞋,從車窗裡探出大半個身來,奮力地將鞋朝小姑娘也扔瞭過去。小光不解地問:“您這是怎麼啦?”

              老者如釋重負地回過頭說:“反正一隻鞋沒法穿瞭,就給這裡留下吧,說不定他們會派上用場的。”

              小光被這位好心的老者感動瞭,急忙蹲下身取紙箱:“沒關系的,41碼的鞋我還有……”

              “不,不必瞭,我不買瞭……”老者從內衣口袋裡摸出一個信封,抽出僅有的一張百元鈔票遞到小光的手中,“大兄弟,這是你的鞋bl短篇集合h錢。”然後又起身離開瞭座位。

              趙小光給老者找罷零錢,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不知怎麼,他心中總有點不是滋味,仔細品品,好像自己又沒做錯什麼。他看到老者的那個信封被遺忘在桌上瞭,便掂起準備還給老者,一不留神,信封內一張年輕人的照片滑到瞭地上。小光連忙彎腰拾起,瞅瞭一眼,沒話找話地對老者說:“大伯,這是您兒子吧?好帥喲,現在在哪兒發財呀……”

              話音沒落,那位年輕女子突然“哇”的一聲,上來劈手將照片奪瞭過去,瞅瞭瞅後,將照片貼到自己的心口,又號啕大哭起來。

              老者輕輕攬起女子那顫抖的雙肩,哆哆嗦嗦地勸道:“閨女,莫怪我和你娘不讓你看照片,是怕你難過呀……別哭瞭,孩子,人死不能復生……”說到這裡,眼淚也嘩嘩地流瞭下來。

              女子那撕裂人心的哭聲驚動瞭全車廂人,乘客們都紛紛湧瞭過來,那位中年男子拿起信封看瞭下地址,驚訝地問:“怎麼,您,您兒子也是在南丹7。17甲坡礦遇難的?”

              老者抹瞭把淚水,訥訥地說:“不,建國不是我的兒子,是我傢的上門女婿,我們老兩口就這一個女兒,建國跟我閨女同學,他自願要來上門,為我們老兩口養老送終,為瞭給我老伴治病,為瞭讓我們一傢的日子過得再富裕點,他和我們村裡的幾個窮孩子一起去瞭南丹,誰知這一去就……我,我真不該同意他去呀……”

              那中年人的眼眶紅瞭,他從口袋裡取出幾張鈔票,硬塞進瞭老者的衣袋,車上的旅客也紛紛解囊,小光的靈魂也被震撼瞭,他急忙從口袋掏出那張百元鈔票,然後拉出紙箱,一起鄭重遞交到老人手裡,內疚地說:“大爺,我是個窮工人,實在沒有多大能力幫您做點什麼,就勞駕您費力,把俺廠出的這箱鞋分給那些死難的礦工兄弟吧,不能讓他們光著腳走啊!”

              老者和他女兒都感動得哭瞭,中年男子拍瞭拍小光的肩,贊許地點瞭點頭,然後取出一張名片,自我介紹說:“我姓張,是廣西廣宇商貿公司的老總,這次是代表公司去給死難者親屬捐款的,兄弟,就沖你的人品,貴廠產品就錯不瞭!我公司決定與你們鞋廠合作,你就跟我一起去南丹吧,等我把這次募捐事情辦完,就與你簽訂長期包銷合同!”

              此時再看小光,竟也像孩子似的咧開大嘴哭瞭,但這是幸福的淚水,他的心在笑,企業的美好前景仿佛就在眼前,這可真是永世難忘的一次旅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