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27lb'><strong id='t27lb'></strong><small id='t27lb'></small><button id='t27lb'></button><li id='t27lb'><noscript id='t27lb'><big id='t27lb'></big><dt id='t27lb'></dt></noscript></li></tr><ol id='t27lb'><table id='t27lb'><blockquote id='t27lb'><tbody id='t27l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27lb'></u><kbd id='t27lb'><kbd id='t27lb'></kbd></kbd>
    1. <acronym id='t27lb'><em id='t27lb'></em><td id='t27lb'><div id='t27lb'></div></td></acronym><address id='t27lb'><big id='t27lb'><big id='t27lb'></big><legend id='t27lb'></legend></big></address>

      <i id='t27lb'></i>

    2. <span id='t27lb'></span>

      <fieldset id='t27lb'></fieldset>

      1. <i id='t27lb'><div id='t27lb'><ins id='t27lb'></ins></div></i>

        <code id='t27lb'><strong id='t27lb'></strong></code>
          <ins id='t27lb'></ins>
          <dl id='t27lb'></dl>

            村頭的香樟樹

            • 时间:
            • 浏览:21

            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三十剛出頭的民警張海波被派去鄉下工作,做一個蹲點幹部。

            他蹲點的地方是河東公社小河大隊。

            那是一個夏日,為瞭躲避毒辣的太陽,張海波清晨五點就騎著單位配發的一輛半新自行車上路瞭。城市還在熟睡之中,街道上冷冷清清,路邊人傢沒有透出一點光亮,馬路邊隔很遠才有一盞昏黃的路燈,還好南方夏日天亮早天邊已經有魚肚白,他有力地蹬著踏板,自行車在灑著昏黃路燈光和泛白自然光的水泥路面上飛馳,十幾分鐘後就出瞭城,又飛馳過涼風習習的過江大橋,然後往右沖下一個長長的斜坡,自行車就歡快地在河堤上奔行。

            上午八點半,張海波騎瞭三個多小時自行車到瞭小河大隊部。小河大隊部在一個古老美麗的小鎮上,小鎮隻有一條鋪著鵝卵石的小街,小街兩旁全是青磚黑瓦的明清建築,大隊部也是一幢明清建築,他將自行車放在門外鎖上車鎖,抬腳跨過青石門檻就邁進瞭大隊部。

            大隊曾書記四十來歲,穿一件無袖白色粗佈衫和一條黑佈長褲,腳上是一雙黑佈鞋,他坐在一條長木凳上抽著煙,一邊認真聽著張海波自我介紹,一邊仔細打量著來人。張海波個頭一米七多一點,長得清清秀秀,身板與鄉下漢比較略顯單薄,他上身著一件洗得發白的短袖白佈襯衫,下身是一條藍色寬大的公安制式褲,腳穿一雙醬色多孔塑料凉鞋,他整體給人一種精明強幹的印象。曾書記聽完張海波的自我介紹,他露出瞭熱情的笑容,將手上煙蒂往地上一扔,站起來雙手接過介紹信,就熱乎地請張海波坐對面的一張竹椅上,曾書記又從桌上提起熱水瓶給張海波倒瞭滿滿一搪瓷把缸的白開水,接著詳詳細細地給張海波介紹大隊的情況,有七八個地富反壞右分子,有一個與知青鬥毆坐過牢的墮落分子,最後他憨厚地朝張海波嘿嘿笑著說,"我們鄉下幾年也出不瞭一兩件壞事,隻是夏天有些老俵心癢癢占女人傢便宜,犯一點作風問題,偷看女人洗澡,晚上偷偷摸一下大腿,嘿嘿,這些事情也不好上綱上線,是不是,張同志?",張海波對這些作風問題的事情不甚瞭解,曾書記說不好上綱上線,他也就隨和地笑瞭笑。

            一個上午張海波都在光線暗淡的大隊部裡翻閱地富反壞右分子的檔案,臨近中午時,曾書記笑呵呵地過來對他說,"張同志,我們去吃飯吧。今天從一隊開始派飯。"

            張海波曾聽在鄉下蹲過點的同事講過,每天吃飯是輪流派在老俵傢,富裕點的老俵傢招待好一點有炒雞蛋,一般的老俵傢都是自留地裡種的蔬菜,反正碰上什麼吃什麼。張海波因為兩地分居問題與妻子離婚後基本上是吃食堂,他對吃並沒有太多的講究。

            曾書記借瞭一輛自行車,他騎在前面帶路,張海波跟在後面,一路上兩人沒有說多少話,張海波也沒功夫說話,土路兩旁迷人的鄉間風景讓他如醉如癡。

            原來鄉下是這麼美。路右邊是一望無際的稻田,那綠油油的水稻隨風起舞,一些不知名的鳥兒嘰嘰喳喳地在田頭樹梢上伴唱,真是廣闊天地大舞臺。路左邊有一條清澈彎彎的小河,河岸青青草地上十來頭牛兒有的在低頭吃草有的懶洋洋地趴著,清澈河水中七八個頑童在嬉水玩鬧,那小胳膊拍起的水珠在陽光裡瑩光閃亮。

            沿途欣賞著美景,不知不覺中就到瞭第一生產隊。

            這天,張海波是第一次見到紅柳。

            她站在村頭一棵幾百年的香樟樹下,身旁站著她老公生產隊隊長曾開貴。

            張海波遠遠就看見瞭那棵香樟樹,枝繁葉茂在天空畫出瞭一條美麗的弧線,接著香樟樹下的紅柳撲進瞭他的眼睛,雖然紅柳用手遮在額頭眺望這樣看不齊她的五官,但那種充滿朝氣的豐盈著實讓他震撼。

            紅柳二十七八年紀,一件鄉下時髦的短袖花格子佈襯衫裹著她豐盈的身子,雖然襯衫尺寸寬松,可是無法遮掩一種成熟的豐盈,這種豐盈不是簡單的豐滿更不是肥胖,是健康村姑獨有的充滿朝氣的豐盈。紅柳紮著兩條羊角辮,她有一張好看的鵝蛋型臉蛋,面頰自然的紅暈似鮮艷的蘋果,她一對眼睛水波奕奕,一雙嘴唇豐滿紅潤,她自然地露出春天般的笑容,張海波感到無比的震撼。

            曾開貴的傢就在村頭,與香樟樹相距二十來米,是一座青磚瓦房,那是解放後土改時政府分給他傢的房。

            曾開貴熱情將曾書記和張海波迎進傢裡,廳堂一張八仙桌上放著一個搪瓷臉盆,臉盆裡是滿滿的紅燒狗肉,那撲鼻的香味飄滿瞭整個廳堂,又飄出門外飄得很遠很遠。

            張海波作為尊敬的客人與曾開貴父親同坐在上席的長凳上,大傢都落座後,曾開貴憨狀可掬地說,"傢裡拿不出什麼好菜招待,就打瞭一隻狗,現在不是吃狗肉的季節,實在不好意思。",曾書記呵呵地笑著說,"開貴,你打傢狗招待客人,說明你招待我們張同志是非常熱情,今天我也很有口福,哈哈,真饞死我瞭,我開筷啦。"

            大傢喝著自釀的黃酒吃著狗肉,有說有笑地聊瞭起來,當曾開貴得知張海波與他是同年同月生,就借著酒興要與張海波結老庚,張海波覺得曾開貴這個人不錯,就欣然接受。

            兩人結瞭老庚,張海波叫瞭紅柳一聲"嫂子",紅柳瞇瞇地笑著,臉蛋更加紅撲撲。

            張海波第二次見到紅柳時,卻非常憐憫和傷心。

            半月後,老庚曾開貴中午在河裡消暑遊泳時,突然腳抽筋沉入瞭河底。

            張海波得到消息,就火燒火燎地騎著自行車趕往第一生產隊。村頭香樟樹下擠滿瞭人,他將自行車往地上一扔,慌慌張張推開人群,隻見紅柳緊緊抱著一動不動全身濕漉漉的曾開貴在哭天喊地。

            曾開貴入土後,忙瞭幾天幾夜的張海波要回大隊部瞭,他從兜裡掏出所有的錢,兩元一張一元四張伍角三張貳角一張壹角七張,還有一分貳分伍分的硬幣,情真意摯地對紅柳說,"嫂子,你不要太難過,今後有什麼困難,遇上瞭什麼事,你就到大隊部來找我這個老庚。",紅柳掛滿血絲的眼睛又傷心地流下瞭淚,她點瞭點頭,卻怎麼也不肯收下他的錢,他抓住紅柳的手將錢硬塞在她手心,這時一雙稚嫩的手過來使勁掰開張海波的手,"你是一個壞蛋,不要你的臭錢。",冒出來的小孩子是紅柳的獨生兒子來福。

            紅柳很生氣地用力打瞭一下來福的屁股,嚴厲地說,"來福,你怎麼能這樣說叔叔,快給叔叔道歉。"

            "我不!他就是一個壞蛋,吃瞭我的阿黃,我恨他。",來福脾氣很倔,紅柳更加生氣,她又用力打來福屁股,張海波匆匆勸住瞭紅柳。

            張海波回到大隊部一睡就睡瞭一天,次日想去一隊再看望安慰一下老庚爺和紅柳娘兒倆,第七生產隊一件糾紛絆住瞭他的腳,事情忙完後,市局又通知他回城裡匯報工作,這樣左折騰右折騰使他一直抽不出身來。一個月後,紅柳突然來大隊部找他,他忙著倒茶遞扇,紅柳一直低頭悶聲不響,他關心地說,"嫂子,你有什麼事就說出來,我能辦到的,一定盡力去辦。",紅柳猶猶豫豫瞭好一陣才說,"有人占我便宜。",張海波劍眉一豎,"是哪個耍流氓?你跟我說。",紅柳又猶猶豫豫,最後還是沒有說。

            在南方酷熱的夏夜,城裡年輕人喜歡在街旁和小巷裡露天過夜,鄉下人更是無拘無束,男女老少都愛在自傢屋前院裡露天睡覺,勞累瞭一天的男人們光著膀子在習習涼風中呼呼睡去,女人們穿著佈背心花褲衩在竹床上也睡得很香,一些心癢癢的老俵半夜三更時分就到處遊蕩,看見哪傢媳婦大腿白花花可愛,會趁人傢熟睡之機偷偷摸摸占些便宜。村頭的香樟樹巨大如傘又在小河邊,白天是村裡人納涼聊天的場所,晚上是村頭兩戶人傢睡覺的地方,曾開貴不幸去世後,另一戶人傢不敢睡在香樟樹下瞭。香樟樹下不僅特別凉爽,而且香樟獨特的香味驅趕走瞭蚊蟲,真是夏夜休息睡眠的最佳場地。為瞭來福能睡上好覺白天有精神讀書,紅柳每晚還是帶著來福在香樟樹下過夜。俗話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何況紅柳是一個漂亮的小寡婦,心癢癢的老俵晚上就趁機會來占紅柳的便宜。

            紅柳不說出是誰,是礙於鄉裡鄉親的面子,她來找張海波,並非是叫他去拷人,她想要他做一夜守衛,這樣露露臉,今後就沒有誰敢對她耍流氓,張海波爽快地答應瞭。

            晚上,紅柳坐在竹床上一邊給來福打扇一邊跟張海波聊天,兩人特有緣,越聊越開心,不知不覺月升中天瞭。坐在竹椅上的張海波看著熟睡中的來福,歉疚地對紅柳說,"我真的很對不起來福,為瞭口饞,讓他失去瞭阿黃。",紅柳說,"我傢來福人小鬼精,他罵你壞蛋,吃掉瞭阿黃,隻是一個借口。他剛失去爸,怕再失去媽。","嫂子,他怎麼有這種想法?",張海波非常納悶,"那天你給我錢,是抓著我的手,來福就以為你要搶走他的媽。",紅柳說話時紅紅的臉兒掩在夜色中,可那種低頭含羞的嬌態還是讓張海波分明感受到瞭。

            張海波的心呯呯地跳,他將頭轉向別處,大地萬籟無聲,隻有皎潔的月光靜靜灑在田野上,多麼迷人的夜晚多麼醉人的夜晚。

            張海波在紅柳的執拗下,睡在瞭來福身邊的竹床上,盡管剛才他的情思被撩拔得飛揚,襲人的困意在裹著凊香的涼風中還是讓他合上瞭眼。不知過瞭多久,張海波睜開瞭朦朧的睡眼,忽然他看見瞭紅柳低頭靠在竹椅背上的睡姿,一種強烈的憐惜使他伸手欲拍醒紅柳讓她睡竹床,可是手停在瞭半空,他猶豫瞭,他不忍心驚擾紅柳的睡夢。

            張海波在憐惜與猶豫中徘徘徊徊,最後他下瞭決心,輕手輕腳地抱起紅柳放在瞭竹床上。

            香樟樹獨特的香味使人感覺浪漫,有人稱香樟樹為愛情樹。

            張海波抱著紅柳,朝氣的豐盈和沁入心扉的體香讓他生出一種愛的情懷。紅柳被張海波抱起,她的睡眠被驚擾,但她依舊閉著眼享受著一種幸福和甜蜜。

            後來張海波時時想起那棵村頭的香樟樹時時惦念著紅柳和來福,然而除瞭派飯去一隊,每月與紅柳見上三面,兩人眉目傳情心靈交流,他再沒有找一個借口去過一隊,其中緣由他怕招來罵名,畢竟老庚才剛過世。

            雙搶過後,張海波結束瞭蹲點工作,他要回城裡瞭。大隊曾書記和一些大隊幹部還有一些老俵依依不舍地送他到鎮外,他推著自行車一步三回頭,他在尋找在等待一個熟悉的豐盈的身影,可是那個身影最終未出現在送行的人群裡。

            張海波失落之中與大傢揮手告別,正要騎上車時,一個老俵喊著"老庚老庚"氣喘籲籲地跑過來,老俵上氣不接下氣地告訴他,紅柳出事瞭。

            一隊村旁有一傢印刷廠,曾開貴當隊長時與印刷廠的關系沒處好,這次紅柳從印刷廠拿瞭十本作業本被逮住瞭,印刷廠對紅柳就上綱上線。

            張海波趕到時,紅柳被印刷廠革委會保衛幹部綁在瞭香樟樹上示眾,她脖子上還掛著一塊牌子,上面用毛筆寫瞭幾個大字,盜竊犯梁紅柳。"解開繩子,放瞭她!",張海波沖著幾個保衛幹部大吼,"不能放!她不是損公肥私行為,是徹徹底底的挖社會主義墻腳。",保衛科長嗓門兒也大,張海波劍眉一揚爭鋒相對,"梁紅柳傢世代貧農,曾開貴是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請問,根紅苗正的她會挖社會主義墻腳嗎?我再問,你迫害一個貧農是何居心?",保衛科長啞口無言心虛瞭,他趕緊命令手下解開繩子。

            張海波要走瞭,紅柳怕離別傷心就沒有遠送,她含著淚一直站在香樟樹下望著張海波遠去的背影,怱然幾顆香樟樹的果子掉落在她的頭發上,她似乎才發現滿地是香樟樹紫黑色的果子,她拾起兩顆果子,淚如泉湧地大喊"海波!",她拼命朝他跑去。

            張海波下瞭車,紅柳流著淚跑瞭過來,她抓著他的手,將香樟樹兩顆果子放在他的手心,然後一轉身就往回跑。

            張海波愣愣地看著紅柳豐盈的背影,又愣愣地看著手心紫黑色的果實,雖然紅柳沒說一句話,但他知道紫黑色的香樟果實一定代表著什麼。

            回到城裡問別人,張海波才知道香樟樹果子又叫愛情果相思果,後來他一直珍藏著那兩顆紫黑色的愛情果相思果。

            一個寒冷的冬天,張海波從外面回公安局,他在門口看見瞭一個熟悉的身影,紅柳穿著一件半舊的軍棉襖站在寒風中,她雙手抱在胸前護著一個花佈包裹。兩人相見分外高興,紅柳跟著張海波進瞭公安局,來到瞭他的宿舍,她見屋裡亂七八糟,就數落瞭幾句,然後解開花佈包裹,裡面是一件小棉襖,又除去小棉襖,才露出真面目,是一隻鄉下土缽。紅柳笑嘻嘻地揭開土缽蓋,一股濃濃的香味瞬間飄滿瞭整個房間。"好香!"張海波情不自禁地說,"冬天是進補的季節,你身體單薄,我特意給你熬的雞湯。你趕緊趁熱吃,我給你收拾一下屋子。",一股暖流瞬間湧滿瞭張海波全身,他的眼睛濕潤,他的聲音也變成瞭感情音符"紅柳,你先吃。",紅柳看也沒看他一眼,隻顧埋頭收拾屋子,"你不吃,我也不吃。",張海波將紅柳抱在手上的臟衣臟褲奪過來,紅柳在張海波的執意下喝瞭一口雞湯,她就再也不理會張海波瞭。

            紅柳洗完衣服打掃完屋子,已是下午四點多,她是上午搭大隊運小山竹的木船來城裡的,明早船才回大隊,今天她要在城裡過夜瞭。

            晚上張海波要紅柳睡床上,他卷瞭一個鋪蓋準備睡地下,紅柳不肯,張海波束手無策。紅柳瞧瞭瞧他,撲哧一笑,就紅著臉過來解他的棉衣扣,他臉紅耳熱,心狂蹦亂跳。紅柳自己開始脫棉衣,又脫掉佈衣佈褲,朝氣的豐盈猶如初升的太陽噴薄而出時,張海波的心撲騰一下跳到瞭嗓子眼。

            這晚張海波要紅柳嫁給他,紅柳答應瞭,不過她說要回去征求開貴爸和來福的意見。

            一星期後,紅柳又進城瞭。晚上在熱烘烘的被窩裡,張海波又跟紅柳提婚事,紅柳心事重重地說,"我扔不下開貴他爸和來福,我們以後再談這事好嗎?",張海波無奈地點瞭點頭。

            後來紅柳每月來城裡兩三回,打掃屋子洗衣服過完夜後又匆匆回鄉下,一年下來她和張海波的感情越來越深,可是一直不敢談婚嫁之事。

            一天,領導找張海波談話,問他跟紅柳是什麼關系,他吱吱唔唔答不上來,結果被領導狠狠批評瞭一頓,並且要求他立即糾正作風問題。

            紅柳又進城瞭,這次張海波沒有讓她進公安局,他帶她來到江邊,他心情糟糕地把被領導批評的事講述瞭一遍,紅柳紅著眼圈兒咬著嘴唇始終沒吭聲。

            後來張海波與紅柳再也沒見過面。

            三十年後,張海波傢來瞭一位客人,他是紅柳的兒子來福。

            來福在母親的精心教育和督導下,八十年代初以優異成績考取瞭一所著名大學,現在已是縣級幹部。他將兩顆香樟樹紫黑色的果子鄭重地交給張海波,聲淚俱下地說,"叔叔,這是我母親彌留之際千叮囑萬叮囑要我轉交的愛情果相思果。叔叔,我對不起我母親,當時我非常害怕失去母親,天天哭鬧著不讓母親嫁進城裡。叔叔,我對不起您,對不起我母親啊!"

            淚眼模糊的張海波伸出顫抖的手接過愛情果相思果,他又顫巍巍地走進臥室,從老式的舊皮箱中取出一隻包裝精美的盒子,裡面是兩顆幹癟的愛情果相思果。

            第二天,張海波和來福站在瞭那顆村頭的香樟樹下,正逢果實成熟的季節,香樟樹紫黑色的果子散滿瞭一地。張海波彎腰拾起兩顆果子,兩行淚滴落在土地上。

            香樟樹啊香樟樹,你能紮根大地坐懷不亂,看雲卷雲舒看花開花落,可是你紫黑色的愛情果相思果有多少能長久傲立枝頭?請讓它不要無聲地掉落,不要不要變成黑眼淚消失進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