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f9s9l'><strong id='f9s9l'></strong></code>
  1. <tr id='f9s9l'><strong id='f9s9l'></strong><small id='f9s9l'></small><button id='f9s9l'></button><li id='f9s9l'><noscript id='f9s9l'><big id='f9s9l'></big><dt id='f9s9l'></dt></noscript></li></tr><ol id='f9s9l'><table id='f9s9l'><blockquote id='f9s9l'><tbody id='f9s9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9s9l'></u><kbd id='f9s9l'><kbd id='f9s9l'></kbd></kbd>
  2. <i id='f9s9l'></i>
    <fieldset id='f9s9l'></fieldset>
    1. <ins id='f9s9l'></ins><span id='f9s9l'></span>

      <dl id='f9s9l'></dl>

      <acronym id='f9s9l'><em id='f9s9l'></em><td id='f9s9l'><div id='f9s9l'></div></td></acronym><address id='f9s9l'><big id='f9s9l'><big id='f9s9l'></big><legend id='f9s9l'></legend></big></address><i id='f9s9l'><div id='f9s9l'><ins id='f9s9l'></ins></div></i>

          白臉憤青包拯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30

            包拯長得其實並不黑。
            1037年春天,安徽天長縣官道上,出現瞭一個風塵仆仆的白面書生。他一襲長衫、幾件行李,誰也想不到,這就是新上任的縣令包拯。
            此時,包拯39歲。老大不小的年紀,卻是第一次入仕。距離他本人即將獲得的著名"青天"稱號並不遙遠,但距離他當上開封市長、名副其實的"開封有個包青天",卻還有20年。
            濺瞭皇帝一臉唾沫
            包拯有個幸福的童年——這一點又和傳說不一樣,父母雙全,備受寵愛。在官宦世傢長大的他,倒很有上進心,29歲中瞭進士。然而,為侍奉漸漸老邁的雙親,包拯拒絕出去做官,在傢一呆10年,直至父母病逝、守孝完畢。
            所以,他在北宋官場上一露面已是中年,但舉止全然是個"憤青".
            在仕途第二站廣東肇慶一一彼時還叫端州,大名鼎鼎的端硯就是它的創收項目。不過,在官僚盤剝下,打著"進貢"旗號的端硯,十有八九成瞭行賄受賄的拳頭產品,真正送到皇帝手上的沒有幾方,更別說拿到市場上成交瞭。
            包拯一來,就下令端硯定額進貢。而他自己,直到離開端州,也不曾帶走一方端硯。"端硯事件"很讓朝廷賞識,3年後包拯就調入開封。這是自進京考試之後,包拯第二次來到京城。
            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是一個士大夫意識高度覺醒的年代。漢唐時期的"貴族社會"已經完全轉變為"文官社會",不少士大夫"以天下為己任",敢於在朝堂上和皇帝正面交鋒。更有甚者,覺得二個人單挑皇帝不過癮,就約齊一幫同事,展開圍攻皇帝的洶洶舌戰。而包拯嘛,就算不是個中翹楚,起碼也是讓宋仁宗相當頭疼的"牛皮糖",其主攻方向還是最敏感的人事問題。
            宋仁宗寵愛張貴妃,她的伯父張堯佐坐著"直升飛機"一路飆升。除瞭是財政部長,還身兼四大要職,在北宋的外戚任命史上創下瞭絕無僅有的記錄。
            一千大臣為此吵鬧不休,集體開足馬力,要求皇帝撤張堯佐的職。爭論達到高潮時,包拯站在仁宗跟前,滔滔不絕,唾沫星子橫飛,濺瞭皇帝一頭一臉。仁宗氣得說不出話來,拂袖而去,回到後宮對張貴妃發脾氣:"你隻知道讓他官升宣徽使、宣徽使,就不知道現在的禦史中丞是包拯!"
            在宋仁宗的偏袒下,彈劾工作並不順利。圍繞老張的人事任命,包拯等人和皇帝陷入瞭一場持久戰,老張就在戰爭裡上上下下地浮動一一彈劾風頭最盛時他地位稍低,風頭過後又迅速攀升。直到老張不久後死瞭,整場戰役才算正式結束。
            此後,二彈郭承佑、七彈王逵……"牛皮糖"包拯樹立起瞭絕不放過一個貪官污吏的光輝形象。
            "慶歷新政"的兩份奏章
            范仲淹在政壇上呼風喚雨。掀起"慶歷新政"的高潮時,包拯還是一個剛剛從地方調進中央的"小菜鳥".
            對范仲淹改革,是支持還是反對?朝廷不可避免地陷入瞭"黨爭":你是改革派,還是保守派?把包拯從端州拉到監察禦史位子上的,是保守派的王拱臣。王拱臣的舉薦,很可能是為瞭給保守陣營充充數、壯壯膽,並不指望這個年紀一大把的"新秀"還能在擠垮改革派上有何貢獻。
            然而,這場改革以吏治為第一目標,恰恰與包拯的政治關懷不謀而合。他盯上瞭"按察使"這是新政的重要舉措之一,范仲淹向各地派出按察使,專門監督地方官吏。按察使一句話,就能決定地方官是上中央、還是下監獄,正所謂大權在握、為所欲為。
            包拯的奏章,一針見血來勢洶洶,《請不用苛虐之人充監司》。
            立刻,關於"按察使"是否加重瞭吏治腐敗的爭論,達到白熱化。宋仁宗開始意識到,改革派官員也不是一潭清水,同樣有人渾水摸魚。
            "小菜鳥"起到瞭意想不到的扳倒改革派的作用,保守派大臣喜出望外,以為包拯可以為自己所用瞭。但接下來的事情讓他們大跌眼鏡。
            1045年新春,范仲淹罷相離京,新政失敗,保守派彈冠相慶。誰料這當口上,包拯一篇《請依舊考試奏蔭子弟》,洋洋灑灑,大談范仲淹用考試選拔士大夫子弟的政策應該維持下去。
            如此堂而皇之地對已經否決的一項政策進行肯定,保守派們瞠目結舌:此人犯渾嗎?
            殊不知,在包拯的眼裡,沒有派系,隻有公理;沒有黨爭,隻有實情。
            6年後,官升知諫院的包拯,顯然早把范仲淹改革的倒黴下場忘瞭個一幹二凈。他向宋仁宗交瞭一篇著名的奏章《七事》一一區別奸忠、不信朋黨、信用賢能、治奸妄之人、用人不疑、訪才用賢、啟用貶逐之臣一一赫然與"慶歷新政"如出一轍。
            群臣這下明白瞭:包拯,就是個實話實說的官場異類。
            當包拯彈劾宋庠時,沒人覺得驚詫瞭。宋庠文采風流,做宰相7年,一沒貪贓枉法,二沒苛政暴政,三沒道德敗壞,實在無錯可挑。但是包拯說,無錯,是因為你沒幹事;國之重臣,毫無建樹,就是"屍位素餐",當然應該彈劾。
            他的措辭或許激烈,但他的眼光實在透徹。
            從開封府到財政部
            1057年陽春三月,59歲的包拯終於來到瞭開封府。他第一個舉措,是改革訴訟制度。在北宋。平民要告狀,得通過"門牌司"層層上遞案件。刁滑的小官吏,就是利用這個機會訛詐百姓。包拯二話沒說,裁撤門牌司,人們可以直接接觸辦案官員,頓時民心大悅,"開封有個包青天!"
            事實上,包拯在開封市長任上,隻做瞭不到兩年。61歲的他,接到仁宗又一項重任:出任三司使,打理國傢財政。
            在這個位子上,包拯展現出瞭經濟改革的天賦變"利率"為"和市".當時,朝廷向百姓征用過度。包拯說,進貢物品也是商品,朝廷要按照一定價格,在"和市"上向百姓購買。至於急需物資,那就跟富翁們要吧。
            事出湊巧,包拯主管財政這兩年,江淮、兩浙災荒不斷。北宋時期,朝廷收稅,隻要現金,不要實物。於是人們得把糧食賣給官府"折變"為現金,官吏們趁機壓低糧價。平時還好,災荒之年就民不聊生。包拯充分發揮"牛皮糖"特點,一口氣上瞭四道奏章,"請免江淮、兩浙折變".
            經濟改革的成效,讓皇帝愈發信賴包拯。1061年,他官至樞密副使(副宰相職),成為中樞重臣。但63歲的包拯已是風燭殘年。歐陽修說,包拯一生"少有孝行,聞於鄉裡,晚有直節,著在朝廷",這樣的至情至性,消耗瞭他的生命。盡管還有很多他看不慣、希望改的事情,但他已無能為力。
            宋仁宗親自到瞭包拯傢裡,探視病情。這是君臣倆的最後一面。1062年5月,包拯病逝於開封,舉國哀慟。
            千年以後,我們回首包拯的一生,會發現他的仕途其實很平淡。他沒有砍過負心的駙馬,身邊沒有英姿颯爽的七俠五義,更沒發明過三口威風的鍘刀,甚至沒有一張黑臉和一個月牙胎記。也許你要問,他幹過些什麼?
            他帶人挖過井,給人免過稅,他關心開封的建設,也關心宋朝的外交出使遼國。不過,他幹得最得心應手的,是就事論事給仁宗寫報告。有時彈劾人,有時出主意,偶爾耍脾氣。說他是"諫臣"並不完全,他更多的是個埋頭苦幹的良臣。一點一滴,將他的改革進行到底。